每一本新書,都是從零開始的挑戰
2016-09-13 (火) | 編集 |

今天下午的NHK頻道「100分鐘名著選」(100分de名著),介紹的是「苦海淨土 わが水俣病」(石牟礼道子著)。

苦海淨土

這本小說顧名思義,是一本以「水俁病」為主題的小說。

關於水俁病,跟台灣的烏腳病很類似,都是工廠排放重金屬廢水汙染食物,造成當地居民生病的公害事件。「水俁」指的是位在熊本縣的水俁市。起因是當地的氮肥工廠在生產過程中產生含汞(水銀)廢水,卻未經處理排放到海灣,結果對海洋生物和當地居民造成恐怖的浩劫。

關於當時,wiki上有以下的描述:

1950年,有大量的海魚成群在水俁灣海面游泳,任人網捕,海面上常見死魚、海鳥屍體,水俁市的漁獲量開始銳減。1952年,水俁當地許多貓隻出現不尋常現象,走路顛顛跌跌,甚至發足狂奔,當地居民稱「跳舞病」,1953年1月有貓發瘋跳海自殺,但當時尚未引起注意,一年內,投海自殺的貓總數達五萬多隻。接著,狗、豬也發生了類似的發瘋情形。

1956年4月21日,人類亦被確認發生同樣的症例,來自入江村的小女孩田中靜子成為第一位患病者,被送至窒素公司(チッソ株式会社,「窒素」是指氮)附屬醫院,病況急速惡化,一個月後雙眼失明,全身性痙攣,不久死亡。死者二歲的妹妹也罹患相同的病症,不久又發現許多村民都有問題。這些人開始只是口齒不清,走路不穩,最後高聲大叫而死......


光這一段描述,就讓我看得坐立難安,手心冒汗,猶如經歷了一場恐怖電影。但最恐怖的是,這一切都是現實而非虛構。

節目中叫我印象尤其深刻的,是朗誦書中某段文字的時候:

「銭は1銭もいらん。そのかわり、会社のえらか衆の、上から順々に、水銀母液ば飲んでもらおう。上から順々に、42人死んでもらう。奥さんがたにも飲んでもらう。胎児性の生まれるように。そのあと順々に69人、水俣病になってもらう。あと100人ぐらい潜在患者になってもらう。それでよか」


這是作者在描寫在協調會上廠商拒絕賠償時,那些病痛纏身來日不多的居民們發自內心做出了最沉痛的回應。

因為太讓我震撼,試著翻譯如下:

「我們一毛錢也不要。相對的,我們要公司那些高層從上自下依序喝下水銀母液,依序死個42人。他們的太太也要喝,喝到生下有水俁病的胎兒後,再來個69人依次得到水俁病。最後來個100人左右成為潛在病患。這樣就好了。」

(「水銀母液」:昭和43年,曾有一百噸水銀廢液準備輸出至韓國,卻在進行裝桶時被人發現遭到阻止。所謂的水銀母液指的就是這批廢液。順便一提,廢液成份為有機汞化合物的一種,名為甲基汞。)

雖然這是一段很簡潔的文字,卻讓我聽完久久不能自己。人要累積多麼巨大的怨恨,才能口吐如此令人膽寒的詛咒話語?

也難怪作者會在後面寫下這一段文字:

「もはやそれは、死霊あるいは生霊たちの言葉というべきである」
(那段話已經可說是死靈或生靈們的言語了)

那到底是生者說的,還是死者透過生者所說的?不管什麼,那都是從足以撕裂心肺的悲痛中誕生的詛咒。

雖然那是一群時空和環境都距離我甚遠的人們,但我卻透過這段文字,跟他們深深地產生共鳴。在近代文明傾軋下哀號的靈魂,透過文學的力量緊緊揪住讀者們的心臟,讓非當事者也能感受到當事者們的那份痛苦,而我也成了其中之一。

光是節目裡的片段介紹就帶給我如此的震撼,有機會希望能實際拜讀一下這本小說。

(本文參考出處:http://www.dinf.ne.jp/doc/japanese/prdl/jsrd/norma/n184/n184_038.html


2016-09-12 (月) | 編集 |

今天在報上看到這樣的新聞標題:

非行少年

(出處:點此

一時間腦中充滿問號。這不是日文嗎?怎麼直接用在標題上?

為了確認去查了一下wiki

非行少年とは、日本の少年保護手続における用語の一つであり、犯罪少年、触法少年及び虞犯少年を併せていう。

原來,在日文中的「非行少年」其實包括
「犯罪少年」(有犯行被定罪的青少年)
「触法少年」(有犯行,但因14歲以下未被定罪的青少年)
「虞犯少年」(有前科的累犯青少年)
總之在日本的「少年保護手続」(相當我國的少年事件處理法)中,是泛指所有「有犯罪的未成年人」。

順帶一提,在中文WIKI中,本關鍵字是導向「青少年犯罪」的頁面。

再仔細看一下內文後:

非行少年2

我發現記者特別替「非行」二字加了引號,然後下面改用「犯錯少年」稱呼。
由此可見這辭彙雖然能從漢字大概猜到意思,不過對一般人而言仍不熟悉。

然後,在調查過程中,我找到以下文字:

非行少年只是個名詞以方便在學術上稱呼,但其實那些少年跟ㄧ般少年是ㄧ樣的,只是他們行為偏差。出處

從此處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偏學術性的用法。在google時也可以發現這種傾向,會使用「非行少年」的頁面不是學術文章,不然就是政府機關網站之類的,而且出現的日文頁面遠超過中文頁面,更可證明這是個中文圈罕用的詞彙。

不過,現在問題來了,如果一個譯者在翻譯時遇到「非行少年」時,到底該怎麼做呢?

最折衷的做法就是原封不動,並在最後加上註釋。只是如果出現在對話中,也許會看情形翻成「犯罪青少年」吧,畢竟這還是比較符合中文的使用習慣。

總之今天算是上了一課。只是如果我是記者的話,可能會避免在中文文章中使用這種界線模糊的跨語言用詞吧。

但不管怎樣,這都是一篇內容很正面的好報導。

真希望能在報上多看到這樣的新聞,不然那些負面八卦一多,只會讓人越看越覺得台灣沒救了......


2016-09-09 (金) | 編集 |
今天在某個粉專看到以下句子:

姿勢

這句話的紅字部分讓我覺得很不自然,回頭一想大概是直接沿用原文的「姿勢(しせい)」一詞吧。

「姿勢」在字典上的意思是

1 からだの構え方。また、構え。かっこう。「楽な―で話を聞く」
2 心構え。態度。「政治の―を正す」

(1)跟中文的姿勢是一樣的,不過在日文新聞裡出現時幾乎都是採取(2)的意思,也就是「心態/態度」。

我想在這裡應該也是要採用(2)的意思,翻成「這種心態/態度」才通順。

話說翻譯日文時最可怕的就是漢字的陷阱,因為我們在面對自認熟悉的事物時,就會不禁便宜行事,不去多做確認,結果翻出被人打臉的結果。我在上了幾次當以後,每次遇到漢字時都比純日文還要如臨大敵。

雖然這樣做很瑣碎很麻煩,但要成為專家,就必須時時留心細節裡隱藏的魔鬼才行。越是覺得理所當然的地方,就越是要小心。難怪聽說在海邊戲水時發生意外的常是游泳健將,實在是不無道理。



2016-09-08 (木) | 編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