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本新書,都是從零開始的挑戰
2013-02-26 (火) | 編集 |

承蒙PNG樣的許可,特別將他的來信跟我的回應整理如下,共有三篇。






(第一次)

本來已看過《蛇之抄》好幾次,這個重新編輯的版本我依然十分喜歡,同時又發現很明顯的分別:實體書版《蛇之抄》比你過往的作品(包括《蛇之抄》原來的版本)普通,或曰更平易近人得多。個人而言,普通與否不會直接影響一個作品的質素,這主要是閱讀體驗的分別。
你在後記寫為出書定下了三個目標,在閱讀時也大概留意得到。文中意象的聯繫都很工整,立意明確,對比清晰,也表達得很清楚,有時還太清楚了。這次比以往容易掌握到角色、劇情與世界觀,很輕易就欣賞到你演繹自己觀點以及鋪陳劇情的各種巧思。很好奇這是更追求嚴謹結構,抑或是單純將本來的結構以文字呈現得更仔細的結果?
《蛇之抄》每個角色都可以互相對比,倒如愛恨的一體兩面絕不只在政宗身上找到,理所當然不過的瘋狂亦不只小十郎所有,可是,即使有著類同的特質,每個人面對的環境與選擇終究不同,這種建基於同而生的異我覺得很有意思,也是你筆下角色的魅力。《蛇之抄》的描寫角色的方法像是把他們逐一逼進鏡屋,在這個四處是鏡的世界中,讀者一開始就自自然然會看到很多「分身」。他們不動時,也許會覺得人人都是一樣的,可是一旦稍有動作,視乎鏡的位置、質料、彎度,又會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影像,即使明明像走向了同一方向,還是會察覺到其他「分身」某些顯著的差異。嗯,好像開始語無倫次。
紅與佐助的故事擴充了不少,還有了總算是happy的ending,可喜可賀。可是,之於眾人的悲劇,尤其之於雙龍x政這主線,就顯得突兀。其實具體而言我也說不出紅與佐助的部分是有甚麼問題(又或是到底有沒有問題),甚至我會認為他們作為本作最幸福的可能性是絕對有其存在意義,所以,我想我感到奇怪是出於形式層面的因素吧?他倆的故事事件豐富而峰迴路轉,你時而作出詳細描寫,好一部分卻只能三言兩語壓縮在(相對而言)短少的篇幅之中,這種不規則且不均衡的交代方式使得他們的部分與作品整體的步調相違了。

最後,真田幸村出場,還跟筆頭有這麼一點點的對手戲,有點驚喜!明明本身都沒有特別喜歡幸村,但還是有那種見到特別客串嘉賓的驚喜。老實說,一向在小政故事中,幸村大多沒有甚麼地位可言。在《蛇之抄》中,他以敵國大將身分重創政宗,令政宗得以短暫成為安部的藤次郎,之後又激發他燃燒生命,步向死亡(解脫),幸村扮演了很關鍵的角色呢,雖說在戰場上傷到政宗的人其實是誰也可以……

寫著寫著,竟想起《蜘蛛之巢》──其實我忘記了作品名字,要到你的鮮網專欄查看。初次發現你的文章已是有點點遙遠的事,自己對小政的熱情也冷靜了不少。不得不承認,雙龍政/ 小政 還是能夠加點感情分數和萌分數,但我想,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喜歡的就是你的文章本身,並沒有只視為耽美二創去欣賞。應該說,若只視為耽美二創就實在太浪費了吧。

(到頭來這個讀後感也不是很簡短……!)



(作者回應為紅字部分)

本來已看過《蛇之抄》好幾次,這個重新編輯的版本我依然十分喜歡,同時又發現很明顯的分別:實體書版《蛇之抄》比你過往的作品(包括《蛇之抄》原來的版本)普通,或曰更平易近人得多。個人而言,普通與否不會直接影響一個作品的質素,這主要是閱讀體驗的分別。

>>這次我的確是嘗試要用通俗小說的寫法。
畢竟以前寫的時候太自我中心,沒有顧慮到讀者的是否跟的上。
就算有再多好想法,如果敘述的方法不好,那也是惘然,不是嗎?



你在後記寫為出書定下了三個目標,在閱讀時也大概留意得到。文中意象的聯繫都很工整,立意明確,對比清晰,也表達得很清楚,有時還太清楚了。這次比以往容易掌握到角色、劇情與世界觀,很輕易就欣賞到你演繹自己觀點以及鋪陳劇情的各種巧思。很好奇這是更追求嚴謹結構,抑或是單純將本來的結構以文字呈現得更仔細的結果?

>以前蛇之抄是各自以獨立短篇的形式呈現,聯貫性不夠,而且有很多設定都是邊想邊寫,非常隨性,導致有時會前後矛盾。既然這次要集結整理成一個完整的長篇,就要更強化結構性和連貫性,許多伏筆也要提早鋪陳,以免重蹈夢十夜BOOK C的覆轍,使得劇情分配不均,節奏不流暢。
由於以後也想慢慢朝自創發展,所以這也算是利用機會做長篇的練習吧。



《蛇之抄》每個角色都可以互相對比,倒如愛恨的一體兩面絕不只在政宗身上找到,理所當然不過的瘋狂亦不只小十郎所有,可是,即使有著類同的特質,每個人面對的環境與選擇終究不同,這種建基於同而生的異我覺得很有意思,也是你筆下角色的魅力。《蛇之抄》的描寫角色的方法像是把他們逐一逼進鏡屋,在這個四處是鏡的世界中,讀者一開始就自自然然會看到很多「分身」。他們不動時,也許會覺得人人都是一樣的,可是一旦稍有動作,視乎鏡的位置、質料、彎度,又會呈現出截然不同的影像,即使明明像走向了同一方向,還是會察覺到其他「分身」某些顯著的差異。嗯,好像開始語無倫次。

>>我一向喜歡在作品中玩多重身份,大概是雙子星座的天性使然吧XD
不過我也認為,一個人本來就會扮演很多角色,這些角色彼此之間也常會產生衝突,而探討這些內心的衝突和矛盾,是我最喜歡的主題之一。
話說PNG樣這次的心得好像在寫某種文學評論呢,連這麼複雜的論述都出現了,乍看還真把我嚇一跳呢XD



紅與佐助的故事擴充了不少,還有了總算是happy的ending,可喜可賀。可是,之於眾人的悲劇,尤其之於雙龍x政這主線,就顯得突兀。其實具體而言我也說不出紅與佐助的部分是有甚麼問題(又或是到底有沒有問題),甚至我會認為他們作為本作最幸福的可能性是絕對有其存在意義,所以,我想我感到奇怪是出於形式層面的因素吧?他倆的故事事件豐富而峰迴路轉,你時而作出詳細描寫,好一部分卻只能三言兩語壓縮在(相對而言)短少的篇幅之中,這種不規則且不均衡的交代方式使得他們的部分與作品整體的步調相違了。

>紅跟佐助的故事,的確跟雙黑X政的部分沒有很直接的關係。
但這本蛇之抄在我心中,與其說是講雙黑X政的故事,不如說是安部重定個人的故事。雖然他在主路線中,的確是相當於小十郎的替身,但他終究是個獨立的角色,仍必須有部分跟小十郎作出區隔。
因此,他跟紅和佐助的互動,就是他"不是小十郎",而是純粹身為"安部家長子"的部份。他最後讓紅跟佐助得到幸福,不但代表他了結了對"安部"這個家的複雜感情,也放下了身為"安部家長子替身"的重擔。
換句話說,如果紅跟佐助最後沒有好結果,甚至二個都死了,他就無法把"安部家"的棒子交給這二個真正的繼承人,無法得到解脫。
畢竟在我心中,結局"蛇之蛻"的意義,就在於他從替身的命運-不管是身為"小十郎"還是"安部家長子"--中得到解脫,回歸到單純的,只愛著"藤次郎"的"樂器工匠",所以紅跟佐助得到幸福,其實是為了讓這個意義成立而必須存在的條件。
另外,安部跟紅,以及跟佐助個別的互動,也是要藉此更襯托出安部內心感情豐富的地方。像在夢十夜裡,白兔安部雖然恨成實,甚至陷害他,可是最後仍因為他的道歉而心軟,幫他做了寶座。同樣的,他雖然常對紅的任性感到生氣,更無法接受身為敵人的佐助,但最後他還是念在兄妹之情,以及佐助勸他放棄政宗時的用心良苦上,以意想不到的形式成全了二人。
當然,紅跟佐助的部份由於不能搶到主線的鋒頭,所以有些地方礙於篇幅只能草草帶過,甚至可能會讓您覺得有打亂步調之嫌。但撇開寫作技巧不純熟的地方不談,我自己還是蠻喜歡跟那二人互動的安部,感覺上像是終於從夢十夜的死小孩白兔(爆)畢業,變成更成熟的大人了XD



最後,真田幸村出場,還跟筆頭有這麼一點點的對手戲,有點驚喜!明明本身都沒有特別喜歡幸村,但還是有那種見到特別客串嘉賓的驚喜。老實說,一向在小政故事中,幸村大多沒有甚麼地位可言。在《蛇之抄》中,他以敵國大將身分重創政宗,令政宗得以短暫成為安部的藤次郎,之後又激發他燃燒生命,步向死亡(解脫),幸村扮演了很關鍵的角色呢,雖說在戰場上傷到政宗的人其實是誰也可以……

>幸村一直都是重要的龍套啊(無誤) 可是不管是上次夢十夜的記者幸村,還是這次的大將幸村都被修理得很慘......我想下次在這樣他會抗議要加薪吧XD
當然敵人角色要誰演其實都沒差,可是大概是習慣戰B模式了吧,總是要有蒼又有紅才有FU呢!



寫著寫著,竟想起《蜘蛛之巢》──其實我忘記了作品名字,要到你的鮮網專欄查看。初次發現你的文章已是有點點遙遠的事,自己對小政的熱情也冷靜了不少。不得不承認,雙龍政/ 小政 還是能夠加點感情分數和萌分數,但我想,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喜歡的就是你的文章本身,並沒有只視為耽美二創去欣賞。應該說,若只視為耽美二創就實在太浪費了吧。

>小政我也沉寂了好一陣子,中間還跑去寫家三的長篇(汗
可是說到底我還是喜歡小政啊......這對主從外加阿弟我大概會喜歡一輩子吧~
不過能承蒙您這麼說實在太榮幸了。畢竟對一個寫作者來說,能夠讓讀者喜歡上自己的風格才是最終目標。
尤其我寫的都是怪文章(掩面),常覺得如果沒有小政要素,大概就沒人要看了吧,所以聽到自己的文章除了小政外,還有可取之處,實在讓我感到欣慰(感動)








(第二次)

像某種文學評論,是因為我真的嘗試在評論你創作的文學!不,我應該明白你的意思──整篇感想的語氣都很正式又認真的樣子,不像是一般的反應吧?雖未至於意圖去詳細賞析,但我還是希望將一些較強烈而不會過份主觀的讀後感表達得清楚,讓身為作者的你知道,你認真創作的《蛇之抄》不會只令人萌完、腐完就算,是有人在認真閱讀啊。事實上,一個文本不論本意或質素,都絕對有分析、採討的價值和空間,更何況是《蛇之抄》這種各方面內容、元素豐富的長篇小說?再加上,誰說萌與腐不能認真呢?任何事都可以認真,因為認真不一定嚴肅,而是專注和投入,時時刻刻鞭策(?) 自己啊。

總之,知道你沒有嫌棄我這樣的讀後感後,實在鬆一口氣。一直好怕說了甚麼自以為是的話而被討厭之類 (掩臉)。

你提到敘述方法的好與壞,我認為,到底好不好是視乎你的期望,或是讀者的期望,或是你期待讀者怎樣期望。真正導致敘述方法不好的通常是各種期望出現落差,意圖兼顧又平衡不了,結果就東不成,西不就。 而《蛇之抄》還有你的其他作品的不通俗之處,我想有九成都是來自本身的設定,畢竟自創角不是人人都接受得到;尤其正如你所言,我也認同《蛇之抄》更是安部的故事,雖然顯然小十郎、政宗都有深刻的描寫,但安部才是全作最完整,又同時真的如字面意般佔據整本書篇幅的角色,說實話,大概很多人一看見配對有個陌生名字就會無視掉了……其實我本來也傾向迴避自創角,但你的文風很吸引,寫角色的心理又很細膩,交代清晰而不會過於煽情,於是不經不覺就看了很多。而且,雖說安部是自創角,但設計立意與本身設定都與本來故事大有聯繫,獨顯光芒又深化了其他(你所演繹的)原有角色,對我來說這樣的安部本來就不會太難接受吧。

得知你對紅和佐助的定位後有點失望!不過,請放心,這只是一些個人情意結而已;雖然大概看出了紅和佐助各自以及身為一個配對在文中的功能,但想不到原來他們的作用是如此專門,是為引出安部的真我而設啊……雖然他們的部分有之前提過的節奏問題,《蛇之抄》中我還是很喜歡他們的部分,所以看到幕後的構思過程真相時,難免有一點點打擊呢。

你的回應不亂,不一定要刻意組織成文章,點列也可以很易懂啊。而且想到甚麼,就寫甚麼,是很真摰的感覺!

話說我拿捏不好語氣(雖說我是在認真說感想,但氣氛好像太嚴肅了,像寫功課?),我想這是台灣和香港的語言差異造成,說直接點就是書寫的中文不好,於是連透過用詞、造句適當表達情緒都有問題了-_-



(作者回應為紅字部分)

像某種文學評論,是因為我真的嘗試在評論你創作的文學!不,我應該明白你的意思──整篇感想的語氣都很正式又認真的樣子,不像是一般的反應吧?雖未至於意圖去詳細賞析,但我還是希望將一些較強烈而不會過份主觀的讀後感表達得清楚,讓身為作者的你知道,你認真創作的《蛇之抄》不會只令人萌完、腐完就算,是有人在認真閱讀啊。事實上,一個文本不論本意或質素,都絕對有分析、採討的價值和空間,更何況是《蛇之抄》這種各方面內容、元素豐富的長篇小說?再加上,誰說萌與腐不能認真呢?任何事都可以認真,因為認真不一定嚴肅,而是專注和投入,時時刻刻鞭策(?) 自己啊。

總之,知道你沒有嫌棄我這樣的讀後感後,實在鬆一口氣。一直好怕說了甚麼自以為是的話而被討厭之類 (掩臉)。


>我覺得,同人作品能被人如此認真看待且評論,可說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因此我乍讀之下雖然有點不知所措,不知該怎麼回應才能符合你的期待,但絕對不會像PNG樣所說的討厭或嫌棄。
不過,說真的,會寫同人的人,對作品的感性成分終究大過於理性成分,在考慮表現技巧或結構邏輯等硬梆梆的問題前,對角色的感情還是放在第一,這跟參加比賽或寫作商業作品的心情,是不太一樣的。作者不是為了配合評審或讀者而調整自己,而是徹底舒發所有妄想及熱情,然後藉由作品尋找能產生共鳴的人,進而成為同好彼此交流,這才是同人的基本精神。
能承蒙PNG樣如此看得起我,我當然十分高興,只是比起上一次夢十夜的心得,這次似乎更偏向形式或技巧上的評論,讓我擔心是否這次過於重視技巧和結構等層面,結果喧賓奪主,導致人物部分流於形式化,反而引不起您的共鳴?
之所以會有這層憂慮,是因為之前您在預購頁面上,曾經留言說:「十分期待描繪更深刻的安部!! 」,但這次以安部為中心的故事,您對他卻不如夢十夜裡只在BOOK C出場的白兔ABE,幾乎不見對他個人的評論,反而紅跟佐助等配角還有提到。
這讓我在驚訝之餘,也在猜想是否是因為這次安部表現的,其實不如您所期待的『深刻』?
當然,以上純粹是我抒發個人的想法,畢竟要怎麼表達感想,是PNG樣的自由。
總之請您看看就好。



你提到敘述方法的好與壞,我認為,到底好不好是視乎你的期望,或是讀者的期望,或是你期待讀者怎樣期望。真正導致敘述方法不好的通常是各種期望出現落差,意圖兼顧又平衡不了,結果就東不成,西不就。 而《蛇之抄》還有你的其他作品的不通俗之處,我想有九成都是來自本身的設定,畢竟自創角不是人人都接受得到;尤其正如你所言,我也認同《蛇之抄》更是安部的故事,雖然顯然小十郎、政宗都有深刻的描寫,但安部才是全作最完整,又同時真的如字面意般佔據整本書篇幅的角色,說實話,大概很多人一看見配對有個陌生名字就會無視掉了……其實我本來也傾向迴避自創角,但你的文風很吸引,寫角色的心理又很細膩,交代清晰而不會過於煽情,於是不經不覺就看了很多。而且,雖說安部是自創角,但設計立意與本身設定都與本來故事大有聯繫,獨顯光芒又深化了其他(你所演繹的)原有角色,對我來說這樣的安部本來就不會太難接受吧。


>在同人界裡,自創角是非常吃力不討好的事。
以前我在寫HP時,也曾經做過類似的事,只不過那沒有完成,也沒有很正式的發表,只有隨便丟在鮮網上,所以沒什麼實感。
直到因為小政創作了安部一角,才真正體會到這有多麼吃力不討好。
不過雖然少,但看到有像PNG樣這樣的讀者支持,已經讓我感到很欣慰了~
但我想,以後除了真的寫自創外,我大概花不了這麼大的力氣在同人紋理寫自創角了,畢竟年紀大了啊(遠目



得知你對紅和佐助的定位後有點失望!不過,請放心,這只是一些個人情意結而已;雖然大概看出了紅和佐助各自以及身為一個配對在文中的功能,但想不到原來他們的作用是如此專門,是為引出安部的真我而設啊……雖然他們的部分有之前提過的節奏問題,《蛇之抄》中我還是很喜歡他們的部分,所以看到幕後的構思過程真相時,難免有一點點打擊呢。

>呃,抱歉讓您感到失望了。
雖然不清楚您到底對這一對有什麼看法和期待,但畢竟這是安部+小政為主的故事,所以他們的支線本來就難免有綠葉之嫌。
不,毋寧說,他們如果不能成為襯職的綠葉,跟主線形成對比,花這麼多篇幅去描述反而很不自然。
不過這次重寫後,他們&安部家的劇情部分,增加的比我預期的要多,似乎變成了跟紅花不惶多讓的綠葉,這大概也是讓PNG樣覺得不自然的地方吧。本來我當初想再多割捨或簡化一些設定,可是怎麼改都覺得少了些什麼,只好通通放進來成了大雜燴。
也由於他們的部份比安部自創性更強,所以能承蒙您的賞識,也蠻讓我驚訝的。
如果是紅的話,這時候大概會說「我終於贏了重定哥啦哈哈哈」之類的話,然後又被安部威脅要在嘴裡塞進一條蛇吧(爆)



你的回應不亂,不一定要刻意組織成文章,點列也可以很易懂啊。而且想到甚麼,就寫甚麼,是很真摰的感覺!

話說我拿捏不好語氣(雖說我是在認真說感想,但氣氛好像太嚴肅了,像寫功課?),我想這是台灣和香港的語言差異造成,說直接點就是書寫的中文不好,於是連透過用詞、造句適當表達情緒都有問題了-_

>我想這與其說是中文好不好,不如說是PNG樣本身的說話習慣吧。
我以前當翻譯,跟對動漫沒興趣的編輯用MSN對話時,也曾被說「說話方式很特別,一看就知道很宅」(死)。
雖然我自認不宅,也不清楚自己是哪裡讓編輯這麼覺得,不過習慣這種事,本來當事人就常常沒自覺的。
這可能是出自於您的個性,或者是職業病使然。但我覺得除了語氣的確有點嚴肅外,其他並沒有什麼大礙,基本上還比內地人要好懂多了。







(第三次)

描寫人物沒有問題啊,只是覺得這次《蛇之抄》特別著重結構和文字形式,因此才說多了。所說的結構包括你為實體書版而加入的種種劇情,事實上,故事有著明顯而嚴謹結構本身就強調和深化了背景給予角色的限制與可能性,這些都有令安部等人物更加深刻。之前有提過覺得故事中不同角色既相似又不相似,從而互相襯托、對比也是令角色顯得立體的原因之一。

紅和佐助身為主線的比較對象描述得很詳細,足以令人投入,但是,他們的劇情(編排和篇幅)始終不夠完整,於是就更令人在意了。他們本來就很討人喜歡,二人性格都相對單純,身處的環境亦容許他們比主線的安部、小十郎、政宗更能忠自己,勇敢追尋想要的生活和所愛。他們的部可以令人從沉鬱的氣氛中喘一口氣,重拾一點點希望,而最終看見他們修成正果,有未來等著他們,就對他們更好奇了。

其實每次寫信告訴同人作者自己的感想時也沒有特別的期待,當然收到回覆會很高興,因為這是更了解同好想法的機會,而且同人作者對作品、角色的觀點通常會比一般的仔細和獨到(否則也不能創作了),就更加有趣。在寫二創同人作品的感想時,總覺得如果只是自說自話般對原作角色發花痴很不尊重,因為我回應的對象應該是同人作者本身的作品以及其筆下的角色才對。在我而言,構成一部二創作品的除了是作者的愛之外,當中基於原作而衍生的幻想(角色與世界等的設定、劇情,以至作品中的表達方式)也很重要,也是令眾多二創作品顯出分別和令有關角色更萌的關鍵,於是自己閱讀時往往就有心無意間特別注意到這些。

這次回信比以往遲了很多實在很抱歉,假期(香港25和26日有聖誕假)時實在休息得太過徹底,本來想做的事都幾乎沒有完成過。其實由第一封信以來,真的不打算要這麼嚴肅,但大概是因為寫都不太感性,加上自己對人對自己都傾向尋根究底,於是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子。你好像提過很多次你被我的內容嚇倒了,真的不好意思……




(作者回應為紅字部分)

描寫人物沒有問題啊,只是覺得這次《蛇之抄》特別著重結構和文字形式,因此才說多了。所說的結構包括你為實體書版而加入的種種劇情,事實上,故事有著明顯而嚴謹結構本身就強調和深化了背景給予角色的限制與可能性,這些都有令安部等人物更加深刻。之前有提過覺得故事中不同角色既相似又不相似,從而互相襯托、對比也是令角色顯得立體的原因之一。

>聽到PNG樣這麼說就放心了。
說到結構,這次還真是我第一次徹底意識「形式美」而寫的小說。
之前看王爾德和安潔拉卡特的小說,二者風格雖不盡相同,但那華美繁複的文句和意象仍深深吸引我。當然時下流行的,應該都是較偏向節奏明快語句簡潔的風格,可是還是想利用這次機會挑戰一下。
即使結果有點東施效顰之嫌,根本不及那二位大師的百分之一,仍不失為寶貴的經驗。
而且,寫BL果然還是要有眈美的成分……這次寫完後感觸很深。
只是要如何在追求眈美的同時,又讓感情自然流露,不顯得太過矯情,變成「為賦新辭強說愁」,是一門大學問。看來我得繼續加油精進才行。



紅和佐助身為主線的比較對象描述得很詳細,足以令人投入,但是,他們的劇情(編排和篇幅)始終不夠完整,於是就更令人在意了。他們本來就很討人喜歡,二人性格都相對單純,身處的環境亦容許他們比主線的安部、小十郎、政宗更能忠自己,勇敢追尋想要的生活和所愛。他們的部可以令人從沉鬱的氣氛中喘一口氣,重拾一點點希望,而最終看見他們修成正果,有未來等著他們,就對他們更好奇了。

>他們之間的阻礙,其實也不比雙黑X政少。
畢竟他們是親兄妹,又是敵人,而且直到能走上忠於自我這條路前,二人也是先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們唯一幸運的,是二人都還活著,所以還能彌補遺憾。這也正是安部悄悄寄託在他們身上的希望。
不過,即使最後有得到相對上的幸福,但之後的考驗仍在等著他們。活下去不一定幸福,死了也不一定不幸,端看個人的一念之間──這雖然有些消極,卻也是我在寫作本書時一抱持的想法。
至於關於他們敘述之所以不完整,純粹是因為要控制字數,也不想讓他們搶了主線的風頭。
如果這是一部連載漫畫,接下我可能就會想演他們的番外篇吧,尤其是他們父母輩──良治,紫津跟佐平介的過去,可說是一個間接造成他們命運分歧的關鍵。只可惜我應該不會再寫下去了,也在這裡對喜歡這一對的PNG樣說聲抱歉。


其實每次寫信告訴同人作者自己的感想時也沒有特別的期待,當然收到回覆會很高興,因為這是更了解同好想法的機會,而且同人作者對作品、角色的觀點通常會比一般的仔細和獨到(否則也不能創作了),就更加有趣。在寫二創同人作品的感想時,總覺得如果只是自說自話般對原作角色發花痴很不尊重,因為我回應的對象應該是同人作者本身的作品以及其筆下的角色才對。在我而言,構成一部二創作品的除了是作者的愛之外,當中基於原作而衍生的幻想(角色與世界等的設定、劇情,以至作品中的表達方式)也很重要,也是令眾多二創作品顯出分別和令有關角色更萌的關鍵,於是自己閱讀時往往就有心無意間特別注意到這些。


>哈哈,我覺得我的見解與其說仔細和獨到,倒不如說是邪門歪道XDD
至於對原作角色發花痴嘛……其實也未嘗不可。畢竟同人作品裡出現的角色,大部分也本來就是原著既有的人物。而且同人文追根究底起來,也是作者對原著發花痴後的產物──至少就我的情形來說(爆)
我以前曾因為某個作者而喜歡上某個不喜歡的CP,不過除了那作者所畫的本以外,我還是一概不碰那CP的其他同人。只是這種極端的情形不常見,大部分還是對這角色或CP有一定程度的喜愛,才會去接觸相關的同人,所以我想對原著角色的喜愛,基本上是必須的,也是每個作者都理解的。
所以,對作者發花痴,我想除非是單方面自說自話,不給作者回應空間的讀者,不然一般應該是不至於會被討厭的。畢竟作者在成為作者之前,一開始也是一個原著的粉絲。
不過,誠如您所言,會創作同人作品的人,本身擁有比一般讀者更強烈的中心思想。如果不是對該名作者的觀點有一定的理解和認同,貿然發花痴的確是不太禮貌的事。
但至少對我,PNG樣倒不必過度擔心,畢竟妳也算是我屈指可數的理解者之一(苦笑)如果太過拘謹,倒顯得有些見外了。



這次回信比以往遲了很多實在很抱歉,假期(香港25和26日有聖誕假)時實在休息得太過徹底,本來想做的事都幾乎沒有完成過。其實由第一封信以來,真的不打算要這麼嚴肅,但大概是因為寫都不太感性,加上自己對人對自己都傾向尋根究底,於是寫著寫著就變成這樣子。你好像提過很多次你被我的內容嚇倒了,真的不好意思……


>我才覺得這次回信遲了呢,真是不好意思。
至於語氣方面,我上次也說過,我覺得這純粹是個人的表達習慣,請不用在意。
而且,這次雖然語氣是比以前嚴肅點,但提出的問題倒比以前夢十夜本時少很多。
所以,我的不知所措,大概也是有一半是因為如此吧……
基於職業關係,有問有答的交流方式,對我而言比較容易。所以這次被嚇掉也不完全是因為語氣,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一時不知該怎麼回應比較好。
但換個角度來看,這也代表我的蛇之抄比起不知所云的夢十夜要好懂很多吧……這可以算是進步嗎?XD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