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本新書,都是從零開始的挑戰
2010-07-23 (金) | 編集 |

(內有非常大量的劇透,強烈建議先讀完夢十夜後再來閱讀)








我常認為,賦予一個作品的意義,有一半是靠作者,另一半則是靠讀者。

所以讀者的感想並不亞於作品本身。

尤其對我這種還在學習中的未成熟創作者而言,讀者的感想更是給我很多學習跟反思的機會。

以下是夢十夜本讀者感想回饋的集中頁面,會隨時進行整理跟更新。

希望大家能藉由看看別人的感想,重新探索尚未發現的新風景~

(讀者的感想一律用藍字,阿葵的回覆一律用黑字,感想刊出前均有徵詢過當事人同意,並僅擷取重要部分)

在此感謝提供感想的各位讀者。





來自PNG樣的感想(7/28更新)
因PNG樣的感想比較長,故另開一篇,請點此閱讀。





來自某知名不具人士(笑)的感想(7/19)

>>今天啃完整部小政愛麗絲系列了 , 好爽! (認真)
>>因此到頭來, 我還是在看完後記之後才恍然大悟~~XDDD (若要具體形容的話 , 我覺得每篇文章的字句本身就是一座迷宮)
>>其中讓我感觸最深的 , 就是帶點工口 ` 殘酷 ` 卻又讓人不得不笑著面對的"現實的無奈" --- 好比說伊達博士的願望 。其實, 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人類 , 應該都有著和政宗類似的想法吧 --- " 即使明知那只是夢 , 依舊為了某些理由而甘願沉睡在其中"
>>至少 , 政宗的願望一口氣狠狠戳中了我的罩門 XD||| ( 他是為了跟死去的戀人相見` 我則渴望跟二次元偶像私奔 , 不論這個想法有多麼荒誕 , 我們所追求的都是"只能存在於某人心中的殘像"


非常贊同+1
人類執著於夢這一點,同時象徵著人類的偉大和脆弱。
偉大是在於人類有能力去追求精神上更高的層次,脆弱的是人類常會把夢當成現實,不願從夢中醒來。
在故事中的小十郎跟政宗,其科學家的身分象徵現實文明最偉大的力量,但他們卻用這個力量,去追逐一個極其脆弱的非現實虛象。但我也不覺得這樣傻,因為正是如此的特質,讓我們成為了人類。

>>然後就是白兔阿弟的鬼畜度直線破錶 (抖) ` 幾乎是唯一可以用高跟鞋踩政宗女王的另類存在 ...(跪拜), 而小愛這次的表現也很亮眼, 頗有知性派女強人的特質 , 而不再只是政宗旁邊的陪襯, 這個部份也描寫得很成功

高跟鞋XDD 阿弟真的穿我這個媽一定會打死這個不肖子(無誤)
不過鬼畜度破表很好啊,我請松叔來給這傢伙特訓果然沒有白費,終於在好人卡戰士外開拓另一條新戲路啦(並不是)還有很高興你喜歡小愛這個新人。第一次在我文中登場就有亮眼的表現,我也頗感欣慰啊~vv

>>至於阿郎 ... 裡面最掙扎的角色大概就是他了, 光是自己的問題就處理不完了, 還要同時面對阿弟跟女王樣, 勞碌本色絲毫不改 ...T_T

小十郎不胃痛就不叫小十郎了。他在我筆下已經被定位為張國周強胃散的忠實顧客了(死)

>>重點式感想整理:
*政宗 --- 在毀滅與夢境的中心呼喊愛 / 愛與被愛同樣辛苦
*阿郎 ---甘願做歡喜受 / 左右為難也要愛!
*阿弟---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秘密使男人更有魅力
*小愛---女兒當自強! 公主鬥魔王
*愛麗絲&眾封包--- 老闆, 我們的便當哩? XDDD|||
*松永: 這次不賣牛奶糖改賣器官, 幹完壞事就跑~~


糟糕!便當戳中我的笑點了XDD
白兔不會發便當,只會發他最愛的保久乳一瓶和餅乾一包(你當這是在辦捐血活動嗎)
還有您真不愧是松叔的謎,只有一行敘述也要特別提到他XD
那麼愛松叔的話,到時請一定要準時收看(?)《鏡中的傑伯沃基》,會有他的戲份喔XD

>>個人最喜歡夢十夜的"限" , 以及BOOK-B裡的黑白兔對話 ... (很難具體形容 , 總之這兩篇和我本身的某些願望有著微妙的共鳴 , 看了很感慨 ` 像是突然被敲醒了什麼一樣)
>>但是我不會像政宗一樣去探究某些真相 , 絕對不會? 因為一時好奇所帶來的終生遺憾 ,在十幾年前我就已經領教過了? 所以若換做是我 , 我會選擇死抓著短暫而不真實的幸福 , 真相什麼的就隨它去吧


限這一篇我也很喜歡呢。而且這一篇也可說是最貼近現實中的二人呢。
不過我自己倒覺得政宗去見小十郎與其說是探求真相,倒不如說是在逃避承認小十郎已死的現實。而這個逃避現實的機會,說來諷刺也正是阿弟給他的晶片。遙不可及的夢一下就近在眼前,他過人的頭腦又增加了實現的可能,所以他毫不猶豫地墜落了,就像成實不要命地拼命建城堡,就是為了抓住「跟阿梵永遠在一起」的夢想。
這二人就像為了飛向太陽而墜落的伊卡洛斯一樣,夢想反成了現實的殺手。
但我不覺得這樣未必就是不幸,因為我們不是他們,就連我這個作者,也只是旁觀者,無法下判斷。
我只能說,我也許憧憬這樣的勇氣,但我必須承認我現在還沒有這樣的勇氣,所以我才會把這種憧憬寫成文吧(笑)




來自M樣的感想(7/22)

>感謝葵大人讓我閱讀到這交叉揭開故事的作品
>無處不感覺到葵大人的用心啊?尤其是爆字數的特典(笑)

>十夜的部分有些已經在網上拜讀過了,但仍是驚奇連連。
>《月》就讓人好想拍拍成實的頭,把他推去宗實那裡(喂)
>《食》,想不到鉛字版本看來竟如此貪欲!滿溢的程度甚至超越了有露骨表現的《刺》!就像有什麼東西扭曲了一樣...黑暗的叫我不願再看


喔喔!看到M樣對成宗趁亂告白真是超高興的!
這一對一直是我的怨念啊!無奈攻太ㄊㄨ一ˊ受太ㄍㄧㄣ(請用台語唸)讓我都不知把他們二個送入洞房(汗)也許有宗實在的話,帽商就不會被白兔欺負得這麼厲害了,因為他只要哭著說「爹被別人欺負了」,宗實就會拿鐵砲衝出去獵兔XDD

在夢十夜的黑十郎變態三部曲(啥)《食》、《刺》、《鬼》中,最獵奇的的確是這篇沒錯,所以當初我寫夢十夜時並沒有採用這個腹案,是直到我寫番外篇《三更》時才又拿出來完成的。甚至寫完後也曾有一度懷疑這篇放出來是不是太嚇人(汗),畢竟吃人感覺上已經超越人類文明的底限了。
不過,雖然這篇的內容看似獵奇,但我認為那不過是愛的另一種激烈的形式,意外符合這本書強調「至死不渝的愛」的基調。所以在選稿時還是把它放進去。如果造成您在閱讀上的不適,還請見諒。

>無名愛麗絲的部分初讀是不舒服的,但是揭開愛麗絲真身後再覆讀就沒了這種感覺。知道愛麗絲是記者S後,取而代之的是彷若隔層膜去觸碰藤姬心情的感覺(S主從果然始終都是讓人輕鬆的來源)

其實當初這本內容是純伊達家相關取向的。不過後來考慮到這好歹算戰B本,再說我本身也很喜歡武田主從,所以特別給這對伊達家的宿敵一個出場機會。
不過仔細想想,他們一個被小十郎砍頭,一個在安部半強迫下成為安部的夥伴……到最後還是打不過獨眼龍女王跟前的那二頭黑龍啊……難怪我每次想寫幸政或佐政都寫不出來,等級差太多了(死)

>小愛的登場更是令人歡快,這次不再是陪襯的角色而是個獨立自主的女性呢。
她蹦蹦跳跳像拯救公主的勇者單刀直入,也像國王新衣中的孩子那樣揭開角色隱誨的部分,讓故事(角色)能走入終局。
>小愛的確是一股清流啊.....如果要譬喻的話就像《絲》裡面的天女那樣,在輪迴著逃避、執著又壓抑的愛之地獄中投下救援索吧
>「如果沒有我的活躍,這幾個愚蠢的男人九成還在自我糾葛吧!」(小愛談)
>對於這個不思議之國來說是異次元訪客的小愛,既溫柔又堅強的破壞了僵持的三方(成實併入安部那塊)的城牆。
>這樣的小愛真是了不起呢~


喔喔!小愛能承蒙M樣如此欣賞真讓我感動!本來還擔心一個女角色在BL基調的故事裡這麼搶戲會被丟蕃茄啊(汗)
不過看到「像拯救公主的勇者」這句時,我心中頓時出現「愛X政」的字眼……政宗總受又多了一個新配對啦可喜可賀XDDD(被六爪K)
還有大推那句小愛談!不能在同意更多!突然覺得她真是有正室的氣度,在身為政宗側室(?)的那些蠢男人們為爭寵(?)打得不可開交時,只要她出面就能化解啦XDD

>另外,明明算是小政本~ 明確提到"小十郎"的場合卻很少,但是阿十的存在感可是大到不行,兩人的愛也很明確的由他人觀點感受到。阿十....你果然安部化了嗎(笑)
簡單來說,小十郎其實就相當於本書中的「you know who」(喂)
要安部化哪有這麼簡單,那可是要好人卡戰士技能修到Lv99才能得到的最終奧義啊XDD(被蛇咬)

>不好意思~給葵大人看這篇亂七八糟又跳思緒的簡短心得...我的國文結構已經散架了ˋ真的很謝謝葵大人能出成這不思議的戰B本,它豐富了我的妄想。

不,是我的東西才亂七八糟啊(汗)
非常感謝您的感想~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する
URL:
留言: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